当前位置: 主页 > 精准独平 > 内容

何所冬暖何所夏凉》王子文刘畅为什么分手 何所夏凉叶蔺结局附分

时间:2017-10-05 13:1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电视剧中,男二号“叶蔺”一角是由刘畅饰演。剧中作为简安桀的初恋男友的他是个痴情的大男孩,然而,两人在爱恋的上历经了不小的挑战。当年叶蔺和简安桀为什么分手呢?很显然这里面有猫腻,而简安桀和叶蔺的误会一直没有解开。不少的剧迷十分好奇着,和简安桀渐行渐远的叶蔺最终和谁在一起呢?《何所冬暖何所夏凉》分集剧情:

  《何所冬暖,何所夏凉》中,简安桀前男友叶蔺的感情同样引人关注。叶蔺的扮演者刘畅,在浙江卫视热播的《秦时丽人明月心》中,就把“荆轲”这个角色诠释得恰到好处。而他在饰演“叶蔺”时,也是代入感满分。剧中的叶蔺是一位超级大明星,与王子文饰演的简安桀曾是初恋。白羊座的叶蔺自尊心强且易怒,但同样也是个痴情角色,曾经错过,如今重新遇见紧抓住不放手,这份让叶蔺成为剧中三角恋的实力参与者。有这么优秀的“备胎”,简小姐最终会选择谁着实让观众捉摸不透。

  简安桀是性格内向的女孩,六年前简震林把沈晴瑜带回家,这让简安桀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然而简安桀出国也是因为沈晴瑜。当时沈晴瑜怀了简震林的孩子,在沈晴瑜和简安桀的推搡中孩子不下心流掉了,简家的人把这一切的都怪在简安桀的头上,最后简震林让简安桀出国学画,实际上简震林就是想让简安桀离开简家。

  简安桀内心很憋屈,没想到自己竟然落得这步田地,当她最失落的时候第一个找的是叶蔺,简安桀告诉叶蔺她要出国,并没有解释其它的,而叶蔺以为简安桀出国潜在意思是分手,所以叶蔺跟简安桀提出了分手。叶蔺本来就是一个易怒的人,简安桀的话让他产生了误会,就这样本来相爱的两人因为误会分开了。

  简安桀一直在国外学习画画,她这次回来是处理母亲的身后事,自己名义上还是简家的女儿,有拥有简氏集团的股份。叶蔺六年后再见到简安桀话中带刺,简安桀不希望跟叶蔺纠缠不清,所以对叶蔺也没有什么好话,两人不欢而散。其实叶蔺还是很喜欢简安桀,他和杨亚俐只是逢场作戏,虽然杨亚俐对叶蔺有爱,但是叶蔺根本不喜欢她,不过简安桀最后没有跟叶蔺复合,她心里只有艾维斯,而艾维斯就是席郗辰。

  《何所冬暖何所夏凉》时间:电视剧《何所冬暖何所夏凉》已于2017年09月10日起在浙江卫视上映,一天更新两集,每周日至周五更新两集,周六更新一集。爱奇艺网络更新:周日至周五24点2集;周六24点1集。

  简安桀,上海简家的千金,因为后母沈晴瑜的原因,所有人认定她是后母流产的,唯独后母的侄子席烯辰相信她。为了稳住安桀的情绪,席烯辰失手打了安桀一个巴掌,就是这一巴掌,安桀对整个简家不再留恋,对席烯辰充满恨意。初恋男友叶蔺是当红的大明星,两人因赌气而分手,安桀心灰意冷消失了六年。这期间发生了一起车祸,安桀的双目暂时失明,她痛苦地想要。好在这时候,她的身边有一个叫Elvis的知己帮她走出阴霾。当安桀重见之时,Elvis却消失得无影无踪。母亲,安桀六年后再度回到简家,她与席烯辰之间的感觉十分微妙,而此时的叶蔺也总在安桀身边徘徊。最终,安桀发现,席郗辰正是她苦思夜想的Elvis,她封闭的心门终被打开,一颗心向席烯辰慢慢靠拢,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一架从飞往杭州的飞机上,因为母亲去世而不得不回国的简安桀正在沉睡,心里藏着巨大伤痛的安桀在睡梦心地呼喊着艾维斯的名字。独自在异国他乡6年的简安桀对这片故土,内心涌起的感情不是怀念,而是满满的苦涩和恐惧。而另一边,逸尔集团的总裁席郗辰苦等了6年,终于迎来简安桀的回归。而为了亲自接简安桀回家,席郗辰毫不犹豫地推掉了下午的全部安排。

  简安桀一出机场门口,并未发现戴着墨镜早早等在机场的席郗辰。待席郗辰摘下墨镜,重见故人的安桀没有惊喜和高兴,她突然回忆起当初席郗辰扇了她一耳光的事情。于是安桀忍不住脸色突变,眼神惊慌躲闪,故作镇定地了席郗辰的接送。席郗辰看到安桀如此冷漠的样子,知道安桀还为6年前的误会耿耿于怀。他想要对安桀解释当年的事情,然而却被安桀冷漠打断。安桀的父母6年前离异,安桀一直认为是席家了她的家庭,让她妈妈抱憾而终,还让她逃离6年,躲在异国独舔伤口,她席郗辰和自己的父亲。席郗辰面对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安桀,心里布满了悲伤和疼痛,但是对此却又无可奈何,只能默默地看着安桀和朴铮一起离开。

  安桀回到家里,然而开门的佣人一时认不出安桀,差点把安桀拒之门外,幸好及时赶到的席为她解了围。安桀进到自己熟悉又陌生的房间,看着桌上自己6年前的照片,心里不禁感慨物是人非。席郗辰告诉安桀她有了一个弟弟,简闻言不禁生了点怒气和悲哀。她哀伤于自己似乎变成了多余之人,又于没人留恋过去,只有她自己守着过去难以释怀。

  安桀难以接受这巨大的变化,拿起行李箱欲整理行李,这时席郗辰上前靠近想要帮忙,但没想到这一举动让安桀再次想起了那一巴掌。安桀吓得连忙撒开手,慌得急急退后,有点狼狈。席郗辰意识到安桀有些许怕他,刚想细问,便被重归刺猬状态的安桀三言两语刺得说不出话来,只能黯然离开。

  安桀在房间里看着一家三口的照片独自黯然神伤,她想念死去的妈妈,想念过去一家人的快乐时光,然而这一切都已经不再属于她,她自己走不出过去,也觉得自己走不向未来。安桀好心情,打电线年的隔阂而温情不再,谈话之间充满了尴尬和疏离,阔别6年之久,两人竟只能谈起股权的事情。

  知晓父亲后天才回家的安桀地下楼席郗辰为什么不告诉她,然而却被席郗辰热情地邀请一起吃饭。安桀将冷漠进行到底,了席郗辰的邀请,了席郗辰一番便转身上楼拿起行李就要离开,席郗辰急忙,然而还是败下阵来,只能安桀离去。隔阂渐深、误会重重的安桀和席郗辰两人都只能偷偷地看着怀表各自怀念过往。

  安桀与初恋男友叶蔺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过往,然而安桀的突然决定出国让叶蔺怒不可遏,深受,一气之下两人遗憾分手。叶蔺得知安桀回国的事情,一早便赶来朴铮家看望,然而当看到安桀时,叶蔺却是吃醋地安桀与朴铮的关系,安桀对叶蔺早已无感情,于是冷淡得地告诉他自己还会离开,叶蔺闻言地夺门而出。叶蔺始终对两人的匆匆分手无法放下,于是打电话要求与安桀谈谈,但是都被简决绝地了

  安桀的好朋友家珍打电话与安桀叙旧,并且邀请安桀参加今晚的接风,安桀晚上带着朴铮一起参加了。然而就在安桀正在与好朋友叙旧时,叶蔺带着女朋友杨亚俐,同是安桀的闺蜜突然出现在了上,的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而另一边简父正在参加土地拍卖会,争夺正鼾时,席郗辰杀出来一口气开了12亿的高价,随后土地价格不断攀升,在席郗辰的帮助下,最终简氏集团成功竞拍土地。

  叶蔺这不速之客的到来让陷入了尴尬。家珍和小迪心疼安桀,纷纷为安桀打抱不平,言语间难免夹枪带棍叶蔺与杨亚俐。叶蔺心中意难平,对着一直都态度淡淡的安桀总也忍不住出言挑衅和挖苦。安桀不愿与叶蔺多费口舌,捏了个借口便去了洗手间。家珍急忙找过去安慰安桀,看到安桀不舒服很是紧张。家珍告诉安桀,在安桀离开之后,叶蔺过的并不好,家珍觉得叶蔺在乎安桀。然而安桀闻言却并没说什么,只是说与叶蔺不可能了。叶蔺听到了安桀决绝的话语,感到非常生气。

  安桀因为不舒服便向伙伴们告辞,然而叶蔺却强硬地给安桀敬酒,还在言语间各种刺激安桀。朴铮急忙对叶蔺解释安桀不能喝酒,然而叶蔺却不肯让步。推辞无果的安桀直接拿起酒杯灌下,结果本就不舒服的安桀直接就晕了过去。席郗辰了慈善酒会之后也来到了安桀与朋友们的场所,坐在离安桀不远处的沙发上默默地注着安桀。席郗辰一看到安桀晕倒,便不顾徐助理的叫唤急忙冲了过去。

  安桀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睡梦中又在焦急地呼喊艾维斯的名字。安桀喊着艾维斯猝然惊醒,看到焦急的朴铮很是抱歉。朴铮心疼地责怪安桀总是逞强,一番关心的话语让安桀感到非常暖心。安桀将朴铮劝走之后又陷入了深深的沉睡,并且再次梦到了艾维斯。而此时,席郗辰在安桀再次沉睡之后来到了安桀的病房,坐在一旁默默地照顾着安桀,席郗辰看着安桀的眼神满是温柔和心疼。似乎有所的安桀意识不清时似乎又看到了心心念念的艾维斯。

  安桀第二天醒来之后还沉浸在昨日看到艾维斯的之中,正疑惑时席郗辰拿着早餐来接安桀回家,安桀依旧冷冷地了席郗辰的早餐和接送。席郗辰不理会安桀的,放下早餐就转身离开了。安桀回到家,看到墙上的合照若有所思。虽然安桀无法原谅爸爸,无法对妈妈的去世释怀,但是当看到自己的亲弟弟时,却也没有安桀自己想象中的。

  安桀看着爸爸苍老的背影,忧郁的眼里泄露出一丝丝的渴望和心疼。简震林对安桀非常抱歉,他自知亏欠安桀良多,内心也是多年。安桀极力表示谅解,试图一丝温情,然而当听到父亲想要解释与母亲离婚一事时,却又控制不住用冷漠把自己武装起来。简震林见安桀重归冷漠,内心叹气。简震林紧接着拿出一笔钱欲补偿安桀,并且表示会和沈晴瑜他们搬出这个家,力图挽留安桀。安桀不愿拂了爸爸的好意,勉强地答应留下。安桀出来偶遇上楼的沈晴瑜。安桀忍不住再次回忆起6年前自己与沈晴瑜争执导致沈晴瑜摔下楼梯流产的事情,那件导致她被流放6年的痛苦往事。沈晴瑜主动示好,要求消解误会,然而安桀6年的苦楚和恨意均是由沈晴瑜而起,安桀根本不可能与她一笑泯恩仇。

  晚饭时,沈晴瑜热情地招待安桀吃菜,然而安桀却并不领情。席郗辰想要解围,无奈安桀字字珠玑,对沈晴瑜的怨恨之情毫不掩饰。这一顿饭吃的并不愉快,安桀无法放下心里的芥蒂,根本无法融入这个对她而言陌生的家庭。

  被噩梦惊醒的安桀睁开眼就看到突然闯进的弟弟,吓得连连惊叫。席郗辰听闻安桀的惊叫连忙进来帮忙,抱起玉嶙顺便邀请安桀一起下去吃早餐,安桀难得地没有,席郗辰抱着玉嶙先下楼吃早餐去了。玉嶙奇怪安桀用左手吃饭,安桀冷淡地告知玉嶙自己右手因车祸废掉的事实。席郗辰心疼安桀总是自己的心意所有人,被说中心事的安桀生气离开,与席郗辰不欢而散。

  席郗辰在商场上运筹帷幄,杀伐果决,是天之骄子,未来的商业巨头。然而这样优秀的他却只钟情一人。他与安桀相遇于简震林与沈晴瑜的婚礼,那样悲伤坚强的安桀让他心疼。而在母亲葬礼上向他递来一把伞,安慰了他的伤痛的安桀从此让他难以放手。

  叶蔺因为自己任性害安桀晕倒住院,心里郁闷非常,于是叫了朴铮出来喝酒解闷,也是从朴铮口中,叶蔺得知当年安桀出国的。

  安桀去墓地看望母亲,没想到却再次遇到找过来的叶蔺。叶蔺向安桀道歉并且寻求复合,然而安桀却无法释怀叶蔺当初在自己最的时候与自己分手。安桀在国外也曾经疯狂地思念叶蔺,在的时候也曾给叶蔺打过电话,然而那时的叶蔺已经和杨亚俐在一起了。叶蔺的移情别恋让安桀从此彻底,两人再无可能。

  安桀与叶蔺告别,不远处的席郗辰连忙撑伞赶过去为安桀遮雨。两人回到家中,席郗辰担心安桀再被纠缠,表示下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可以向他请求帮助,安桀却说自己宁愿躺在病床上也不愿意搭他的车。席郗辰亲自下厨为安桀做了面条,然而安桀并不领情,在得知面条是席郗辰做的之后便放下筷子回了房间。席郗辰再次热脸贴了冷,看着被冷落的面条只能自嘲地笑笑,满是无奈和心酸。

  这边,家珍自从见了朴铮一面之后,便开始对朴铮念念不忘。家珍在商场远远瞧见朴铮后,便故意过来与朴铮偶遇。朴铮于是绅士地邀请家珍一起去吃饭。朴铮与家珍正和乐融融的吃饭时,遇到了大学时期的暗恋对象程静。朴铮多年对程静念念不忘,然而却在家珍面前故意掩饰。聪明的家珍一眼就朴铮的心思,忙笑着打趣朴铮。而后,家珍某日特意约安桀出来聊天,鬼头鬼脑地向安桀打听朴铮的恋情情况。当听到朴铮还是单身的消息,家珍禁不住扬起欢喜的微笑。

  简震林听闻席郗辰最近一直与国外的投资银行有来往,猜想可能席郗辰急忙出手逸尔集团,一时摸不清席郗辰的想法。然而以简氏集团现在的实力还暂时无法收购逸尔集团,于是简震林一等人决定先收购逸尔集团旗下的泰瑞公司,然而这一切正中席郗辰下怀。席郗辰向简震林和沈晴瑜解释逸尔集团种种举措的原因,简震林听了席郗辰的解释,觉得很有道理,于是便也就对席郗辰消了气。对于简氏集团与逸尔集团合作的简爱公寓项目,简震林指定叶蔺作为这个项目的代言人,席郗辰听闻似有不愿,然而最终他还是答应下来。

  叶蔺伤情日日饮酒买醉,对着细心照顾他的杨亚俐诉说着对安桀的感情。杨亚俐很是嫉妒安桀,为了自己的爱情,杨亚俐再次督促工作人员赶紧加工蓝钻。盛装打扮的杨亚俐将叶蔺约到了湖边,真诚地用蓝钻向他心意和求婚。然而叶蔺心中爱着安桀,无法接受杨亚俐的爱情,杨亚俐心碎落泪。

  席郗辰带着玉嶙来找安桀玩。面对如此天真可爱的玉嶙,即便对着席郗辰她习惯武装自己,然而此时的安桀也不忍心说出冰冷的话语,于是便脑子一热便拿过席郗辰的手机了一张就随意地打发了玉嶙。之后才反应过来的安桀非常后悔自己做的蠢事,然而席郗辰却看着安桀美美的不禁傻笑了起来。第二天安桀等在席郗辰房间门口向席郗辰索要手机删照片,然而席郗辰却以这是私人物品了安桀的请求,安桀头一次吃瘪,一时觉得无法接受,再次要求席郗辰拿手机出来。难得如此可爱的安桀让席郗辰忍俊不禁,忍不住捉弄了安桀一番才转身离去,留下安桀一人气的直瞪眼睛。

  席郗辰故意与接送安桀的司机换了车,在楼下等候安桀,想要亲自送安桀去公司进行股权转移。安桀上车之后才发现上错车,气的直接要求下车。席郗辰当然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两人独处的机会,自然了安桀的要求。安桀来到公司再次偶遇了叶蔺,叶蔺看到席郗辰与安桀在一起,心里醋意顿生,不禁出言挑衅席郗辰,席郗辰毫不示弱,用boss的身份压力。叶蔺想要安桀来负责简爱公寓的项目,为两人谋得相处时间。然而未等安桀说话啊,席郗辰便急忙替安桀。叶蔺对安桀不依不挠,安桀没法招架两人战火,急忙逃离了两人的战场。

  席郗辰露露跟紧叶蔺的工作,并且让露露叶蔺接下国际大导演的戏,然而叶蔺却表示只想做好简爱公寓的广告,两人都互不退让,让露露非常为难。露露最终还是受席郗辰瞒着叶蔺帮叶蔺签下了国际大导演的戏,叶蔺虽然不愿意,但是木已成舟,叶蔺也无计可施。叶蔺和席郗辰两人执意要求接送安桀回家,然而安桀并不想加入两人的战场之中,于是两个人的情都不领,一个人离开了。

  亚俐看望叶蔺的妹妹小小结果偶遇叶蔺,两人都非常尴尬,小小为了制造两人相处机会便提议出去吃饭。亚俐看着细心温柔地照顾妹妹和自己的叶蔺,再也没有前些日子对叶蔺的怨气,心里似乎又燃起了希望,忍不住微笑起来。

  安桀一回家就受到了玉嶙的热烈欢迎,然而安桀还是冷冰冰的,不怎么理会玉嶙。玉嶙不小心摔倒并且借机向安桀撒娇,安桀呼叫林嫂无果,只能上前柔声安慰。看着不断对自己示好的玉嶙,安桀终于卸下了自己冰冷的面具。

  简氏公寓项目进行项目探讨会议,叶蔺因为安桀的原因,故意找茬想要罢演广告。当叶蔺将要起身离开时,安桀出现在了会议上。安桀受沈晴瑜安排也参于了简氏公寓项目的广告设计,然而因为紧张,安桀的广告方案设计、演示得非常糟糕。席郗辰询问是否沈晴瑜安排安桀参与简爱公寓的项目之中,沈晴瑜告诉席郗辰这也是简震林的安排,而她也希望通过更多的接触来消除两人的误会,席郗辰看着沈晴瑜半信半疑。

  席郗辰过来本欲安慰安桀,然而无奈安桀并不领情。席郗辰于是不客气地直接指出安桀的表现非常糟糕,安桀听闻席郗辰的生气地离开了。安桀心中郁闷约家珍出来聊天,聊天的时候被隔壁不远处的一对情侣的对话吸引,并且再次回忆起了和艾维斯在一起的时光。安桀明白过来,席郗辰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其实非常有道理,安桀对自己的广告设计有了灵感和信心。

  席郗辰进安桀房间无意间看到安桀的广告设计方案,本是对安桀的广告想要夸赞一番。然而看到安桀像个斗气的小孩子一样,抱着电脑生怕被自己抢走的样子,顿时哭笑不得。席郗辰地给安桀提了一些,安桀虽然嘴上依然不饶人,然而再次检查时却还是听了郗辰的修改了方案。安桀完成方案,出来与别扭地与席郗辰一起喝茶,郗辰与玉嶙聊起梦想中的房子,熟悉的话语,相似的构想让安桀想起了艾维斯曾与她说过的用饼干和糖果做的房子。在她最最无助的时候,是艾维斯一直在身边陪着她鼓励她走出困境,还为她构想出一个全世界最完美的房子。可是本该和她一起造这个房子的艾维斯却不见了。安桀回忆起苦涩往事,茶也觉得喝不下去了,便独自一人回了房间。

  另一边,叶蔺告诉朴铮,安桀答应参加简爱公寓项目的设计的消息,这让朴铮觉得非常奇怪,但细想之下,朴铮明白,安桀虽然外表故意装得冷漠,但心里非常在乎自己的父亲。叶蔺依旧为当年和安桀分手的事情感到非常,他告诉朴铮,当初和安桀分手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己的自卑感,因为家世贫穷的自卑感和妹妹重病的无奈导致他与安桀赌气,最终遗憾分手。

  第二天,席郗辰支走了安桀的司机,安桀无法只能坐席郗辰的车去公司。安桀对于下午的会议感到非常紧张,在车上呆着不敢下车。席郗辰看似嘲笑地挖苦安桀,然而实际上郗辰的话语给了安桀莫大的鼓励。安桀不负众望出色地完成了广告方案的,广告方案顺利通过。然而安桀的广告方案让叶蔺想起与安桀一起时的那些未完成的美好梦想,误以为安桀对他还存有情谊。于是会议结束之后,叶蔺便拉着安桀要和安桀重回故地重叙旧日温情。安桀正尴尬地不知如何时,席郗辰及时发话要求解救了安桀。

  席郗辰包下了整个餐厅开公司。席郗辰当着众人的面夸了安桀一番,并且还亲自为安桀安排了,自己也坐在了安桀的旁边。叶蔺在另一边一坐下便与席郗辰不对付,两人一言不合又开始仗,这让夹在两人之间的安桀很不自在。叶蔺主动请缨为献上歌曲,安桀在看着闪闪发光的叶蔺露出了甜美的笑容。虽然两人不再是情侣,安桀也一直与叶蔺的接近,但是过往的那些甜蜜,过去对叶蔺的喜欢却是真实存在过的。席郗辰也毫不示弱,献上了一首钢琴曲。席郗辰边弹钢琴边说着一个男孩和女孩的爱情故事,安桀听到这首艾维斯曾经弹过的曲子,不禁望着郗辰的身影出了神,她在席郗辰身上似乎看到了艾维斯的影子。

  席郗辰喝了酒不便开车,于是便提出与安桀散步醒酒,郗辰故意装作喝多酒的样子争取与安桀多一点相处时间。安桀略带紧张地坐在郗辰旁边,安桀非常不解席郗辰一直接近她的原因。席郗辰于是和她回忆起自己刚丧母搬来安桀家的情景,那个时候的席郗辰一样是孤苦无助的,但冷淡却并不冷漠的安桀给了年少的他温暖,安桀对他来说,是他年少时的温暖时光。

  玉嶙又来黏着安桀,赖在安桀的房间不肯离开。席郗辰过来带走玉嶙,看着强装冷漠的安桀,善意提醒她要学会习惯别人对她的善意。安桀心里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席郗辰,对于郗辰的好言也算是默默接受了。沈晴瑜拿着新买的衣服要送给安桀,但是面对沈晴瑜的示好和主动接近,安桀还是难以控制本能的,沈晴瑜只能再次失望地离开了。

  简震林希望安桀能够继承简氏基团,他认为安桀能够担此大任。然而安桀却表示无心继承,也并不想与沈晴瑜争夺。简震林由于最近太过疲累操劳,在安桀面前晕了过去。简震林病倒,简氏集团必定会陷入混乱。郗辰虽然一直想要打垮简氏基团,但是此时也并不愿意做出的行为。席郗辰听徐助理说自己的座和安桀的天枰座非常相配,不禁甜蜜地笑了起来。郗辰不愿徐助理他,于是毫不留情地把好基友徐助理赶走了。

  安桀在咖啡店与席郗辰偶遇,安桀对席郗辰又回到了刚开始冷冰冰的态度。然而已经习惯了的席郗辰知道安桀只是强壮冷漠,于是厚着脸皮变着借口请安桀与他一同吃饭,安桀也不甘示弱,一动不动地盯着郗辰吃饭,成功反击,两人互斗相当幼稚可爱。

  杨亚俐来探班正在拍广告的叶蔺,叶蔺表示不希望杨亚俐一直在他身上浪费时间,然而杨亚俐却不肯放手,还反过来劝告叶蔺不要对安桀,然而叶蔺却固执地认为安桀还爱着他。杨亚俐看着只惦记安桀的叶蔺,心里充满了不甘和嫉妒,她不甘心多年的陪伴竟抵不过一个把他抛弃了的简安桀。嫉妒成狂的杨亚俐看着叶蔺掉落在地的广告方案若有所思。

  安桀回到公司取文件,却被冲出来的杨亚俐扇了一耳光,安桀狼狈离开。杨亚俐记恨安桀重新出现了她与叶蔺,于是命令属下把抄袭安桀的广告案提前三天发布出来。席郗辰目睹了杨亚俐扇安桀的场景,急忙冲过来地杨亚俐。席郗辰追上安桀,亲身上前伸出手想要抚摸安桀被扇的半张脸,然而手刚触碰到安桀,安桀便恐惧地弹开了。席郗辰看着发抖的安桀,终于确定,安桀心里怕他。

  安桀的广告方案杨亚俐抄袭,并且被杨亚俐大肆宣传。简震林看到杨亚俐的广告与安桀的创意如此相像,认为安桀失责,不禁大怒。安桀得知自己的广告案被抄袭非常难过,一个人坐在长椅上想着艾维斯无助地哭泣。不远处的席郗辰看到单薄脆弱的安桀很是心疼,但却无法上前安慰。

  安桀打电话约叶蔺再次好好谈谈。叶蔺匆匆赶来,想要向安桀解释杨亚俐盗窃创意的事情,然而安桀却直接与叶蔺摊牌,告诉叶蔺她对于周围的人包括叶蔺在内的所有人的纠缠都感到非常苦恼。安桀劝告叶蔺放下自己,好好对杨亚俐。对于安桀来说,叶蔺虽然对她很重要,然而自己对他已毫无爱情。叶蔺不相信安桀的说辞,冲动地一把抱过安桀不肯放手,安桀使劲出叶蔺的怀抱。而这一幕被在后方默默守护的席郗辰看到了。

  安桀不得不告诉叶蔺,她说出“你在哪里,家就在哪里”那句广告词时,想的是艾维斯。安桀对叶蔺诉说着与艾维斯的故事。艾维斯为她构想的家,艾维斯对她所做的一切早已让自己爱上了他,然而当时的安桀因为眼睛看不见的自卑,从来不敢对艾维斯说出自己的心里话,直到艾维斯离开,安桀才知道有多遗憾。

  安桀回到家中,简震林因为安桀的失误正气头上,因此并不理睬安桀。安桀正失落时,席郗辰上前邀请安桀去花园与狗狗汉堡玩耍,这让安桀的心情畅快了不少。席郗辰的善意让安桀忍不住向他诉说广告泄露的烦恼和抱歉,席郗辰鼓励她积极弥补错误,勇敢地去尝试。席郗辰的一番话语让安桀重新竖立了信心。安桀与叶蔺的独处让席郗辰心里不太好受,于是,忍不住出言叶蔺与安桀的来往,安桀不喜席郗辰多管闲事,再次毒舌地三言两语气走了席郗辰。

  叶蔺在家里想着艾维斯的身份,这时候杨亚俐进来毫无诚意地对着叶蔺就盗取安桀广告创意的事情道歉。叶蔺心中还在责怪亚俐,对亚俐态度难免冷淡。叶蔺要求亚俐不要再安桀,然而亚俐却表示不肯,这样叶蔺对亚俐更加反感。叶蔺为了安桀,对外谎称是自己泄露的广告案。然而这一举动给席郗辰带来了很烦,并且事态严重的话,还会把安桀拉下水,叶蔺的冲动行为让席郗辰非常生气。

  简震林对于安桀遇事只会的态度非常不满,在吃饭的时候都忍不住大发雷霆,简震林的让安桀的信心一落千丈。

  而另一边,席郗辰为了报复杨亚俐,不惜跨行把本来属于杨亚俐的珠宝供应商抢了过来。杨亚俐失了重要客户,又莫名收到花朵,怒不可遏。

  安桀还在为新广告案的事情苦恼。安桀寻找灵感不得,闭上眼睛放松自己。安桀再次想起了艾维斯,她想起了艾维斯在她眼睛看不见的时候带她过桥,鼓励她的情景,心里顿时不少。叶蔺再次找到安桀,为杨亚俐盗窃的事情道歉,然而此时的安桀已经不再彷徨无助,她已经有信心再次做出一个优秀的广告案,为自己打个漂亮的翻身仗。叶蔺看着振作起来的安桀,觉得非常欣慰。叶蔺突然问起艾维斯,手上却摸着一枚四叶草戒指坐立不安。叶蔺本想说些什么,却接到露露的电话,于是先行离开去开车。这时,安桀发现了叶蔺旁边的花,那是艾维斯曾经送给她的,名为“信息”的花,这让安桀既又疑惑。

  席郗辰叶蔺处理好杨亚俐的事情,并且要求他离安桀远一点,还把杨亚俐打了安桀一巴掌的事情告知了叶蔺。席郗辰还告诉叶蔺,露露为叶蔺接下了一个真人秀,这件事情刚巧被安桀听到了。安桀认为席郗辰假公济私,故意为难叶蔺,于是不客气地席郗辰多管闲事。

  安桀和席郗辰因为叶蔺的事情吵了起来,郗辰努力向安桀解释他安排叶蔺参加综艺节目的原因,然而安桀却表示并不在意他的解释。亚俐打电话给叶蔺道歉,叶蔺还在为上次她找安桀麻烦的事情耿耿于怀,并不愿意与亚俐多说,杨亚俐对安桀愈发。

  安桀与沈晴瑜因为父亲生病的事情又闹了个不愉快。玉嶙一直缠着安桀,安桀无奈地只能答应玉嶙带他出去玩,虽然安桀脸上一直冷冰冰的,然而当她握着玉嶙的手,终于再也藏不住心里的欢喜,笑了起来。安桀带着玉嶙在商场玩游戏,但是却在和小姨打电话的时候不小心把玉嶙弄丢了。安桀一时找不到玉嶙,于是着急地打电话询问席郗辰。席郗辰本来正在开会,但是一接到安桀的电话就马上赶了过去。

  安桀和席郗辰看也找不到玉嶙,着急地哭了出来,席郗辰连忙安慰。席郗辰和安桀决定在商场内继续找一找,幸运的是他们在商场找到了玉嶙。原来玉嶙看到过的小女孩手中的花,兴起了送花给安桀的念头,因此才跟了过去,没想到让安桀担心了。

  安桀和席郗辰把玉嶙送回家,简震林从房里出来就把安桀大骂了一顿。简震林认为安桀冷面冷心,对家里的一切都心不在焉,于是什么都做不好,这让他非常失望。安桀一个人跑了出去独自难过想着艾维斯,这时,艾维斯就像好像从未离开过一样,柔声鼓励安桀,给安桀勇气。但是等安桀缓过神来,在旁边的人并不是她日思夜想的艾维斯,而是席郗辰。虽然不是在身边的是席郗辰,但是席郗辰温暖的话语同样给了安桀安慰。

  简震林拿着为安桀亲自挑选的衣服,主动过来与安桀缓和关系。安桀开心地比对着爸爸送的衣服,虽然尺寸太大了,然而心里还是感到暖暖的,简震林看着被自己忽视了6年的女儿满是心疼,更为自己几天前的迁怒感到过意不去。简震林在睡梦中都心疼地呼喊着安桀的名字,被沈晴瑜之后,沈晴瑜要每天煲汤,并且要准备一些营养品为安桀补补身子。

  安桀亲自来到拳击场邀请明星林敏来参加简爱公寓的项目,然而林敏并不好对付,一口就了。安桀并不放弃,试图林敏。然而安桀俗套的说辞让林敏一眼,她表示并不吃这一套。安桀正在苦苦林敏时,席郗辰出现在门口。安桀表示可以答应林敏提出的任何要求,林敏急着与席郗辰说话,随口说了一句只要安桀能和教练对打就答应她的要求。安桀为了完成公司的项目,本打算自己答应硬着头皮上,但是这个时候席郗辰出声要求代替安桀与教练对打一分钟。席郗辰在台上在短短一分钟内就被打的伤痕累累,这让在观看的安桀紧张得气都差点喘不过来。席郗辰最终成功了一分钟的时间,帮助安桀成功了林敏,完成了任务。

  安桀很感谢席郗辰,以至于席郗辰提出送她回公司她也不再。席郗辰并没有急着将安桀送回公司,而是先带她回了自己家换衣服。安桀在等待席郗辰换衣服的时候,发现了席郗辰书柜上的童话书。安桀发现席郗辰也看童话书《森林里的糖果屋》,觉得非常惊讶,因为那是艾维斯曾经给她讲过的故事。然而当她小心试探席郗辰时,席郗辰为了不愿安桀多想,便敷衍了过去。

  叶蔺借拍戏在片场再次向安桀表明心意。杨亚俐生意不顺找舅舅出来聊天,两人谈起席郗辰,舅舅对席郗辰赞叹不已。杨亚俐听闻舅舅话语,眼里流露出算计的神情。

  席郗辰召开会议进行项目讨论,席郗辰的一番激昂的大大鼓舞了公司员工的信心。席郗辰发短信关心安桀工作情况,并且借机提出要送她回家。然而安桀已经约了家珍,于是了席郗辰的请求,这让席郗辰有点失落。

  家珍告诉安桀她曾在馆看到过叶蔺的事情,这让安桀非常意外。安桀对叶蔺能说出那句艾维斯曾说过的“你在哪里,家就在哪里”感到非常,然而叶蔺说话与艾维斯又完全不像,反而席郗辰说话的方式和艾维斯非常像,这让想不透的安桀非常烦恼。

  朴铮被妈婚,约安桀出来解闷。安桀提出将家珍介绍给朴铮,然而朴铮却觉得家珍太活泼了,怕自己受不了她,婉拒了安桀的好意。安桀最近因为席郗辰和叶蔺,她身边多了两个情敌杨亚俐和林敏,这让的她觉得很无奈。朴铮听安桀提起席郗辰,也来了兴致和安桀谈起他对席郗辰的印象。朴铮听闻认为席郗辰从没有绯闻,也从不曾失态,是极度冷静和克制自律的人。然而安桀却认为席郗辰是个喜怒无常之人。

  席郗辰一直在等安桀回来,等到深夜不小心地在沙发上睡着了。席郗辰被惊醒,手中一直抓着的怀表便不小心掉落在地,本想捡起,无奈刚巧在这时安桀回来了。席郗辰为了不让安桀发现自己在等她,只能继续装睡。安桀来到客厅,看到席郗辰掉落在地的怀表与艾维斯送自己的表一模一样,以为是席郗辰偷的,捡起手表嘀咕着就上楼睡觉去了。

  第二天安桀醒来,从枕头底下摸出了两个一模一样怀表,想到可能是自己拿错了,这让安桀一下子混乱了。安桀不好意思地找到席郗辰归还怀表,席郗辰接过手表并没有说什么。安桀试探地问表的来源,席郗辰谎称这是朋友送给他的。安桀听到回答,有点失落。沈晴瑜看到了两人在一起不寻常的氛围,心里不安了起来。

  安桀对席郗辰拥有和自己一样的怀表还是感到非常奇怪,于是找家珍出来帮忙分析。安桀心中猜想可能席郗辰是艾维斯,然而叶蔺也曾说出过和艾维斯一样的话,这让安桀觉得非常混乱。而同时,席郗辰受林敏邀请,一起来到表店挑礼物。席郗辰没想到林敏想要送礼的人就是自己,本不愿意收下手表,然而林敏却执意要席郗辰收下。席郗辰见此也不好再推辞,于是收下了手表。

  安桀向简震林报告广告案的事情,简震林看到重新振作的安桀非常欣慰。安桀报告完出来正好撞见席郗辰和沈晴瑜在看席郗辰最新的节目,节目中刚好播到私人问题环节,安桀忍不住停下脚步紧张地听着。主持人询问席郗辰的理想型,席郗辰大方地表示自己的理想型是长发,性格冷淡,年龄比自己小,长相清秀的女孩子。

  在楼上偷听的安桀听到席郗辰的一席话语,中感觉席郗辰说的人有点像自己。安桀暗骂自己自作多情,不好意思地走开了。连安桀自己也没发觉,自己的心里对席郗辰已经有了不一样的感情。而楼下的席郗辰看到了安桀不好意思的模样,眼神不自觉痴痴地温柔了起来。而一旁的沈晴瑜再次察觉到了席郗辰对安桀的不布场,心里更加确定两人之间有些什么。

  沈晴瑜觉得不能就这样不管,于是开始着手为席郗辰准备相亲。沈晴瑜在众多女孩中相中了莫家珍,于是决定让席郗辰去和家亲。席郗辰百般推辞,然而无奈抵不过沈晴瑜的反复劝说,只能答应去相亲。

  家珍对自己母亲擅自为自己安排相亲的行为非常不满 ,然而心虚的家珍说不过母亲,也只能答应了相亲。古灵精怪的家珍决定要吓走相亲对象,来到理发店做了一个杀马特的发型。到相亲那天,家珍顶着杀马特发型,搭配上奇装异服来到了相亲约定场所。本想耍吓走相亲对象的家珍,发现对方竟然是席郗辰,马上吓得怂了起来。

  席郗辰看到奇装异服的家珍,微笑地和她打招呼。家珍被自带气场的席郗辰吓得直缩肩膀,这让席郗辰觉得奇怪又好笑。席郗辰谎称自己一个朋友的理想型和安桀很像,然而被家珍一眼那个朋友说的就是席郗辰自己,席郗辰连忙请求家珍保密。家珍明白席郗辰对安桀是的,忍不住为席郗辰助攻,积极地向席郗辰传授自己当初打动安桀的经验。家珍告诉席郗辰,打动安桀就要死缠烂打加偶尔的一点身体接触,还要学会投安桀所好。

  席郗辰非常受教,晚上回到家之后看到正在看书的安桀,忍不住想要将家珍传授的方法试一试。然而席郗辰在脑海里演练了n遍各种方案,也没敢上前实施行动。安桀看到席郗辰奇怪的样子,便上前好奇地询问是否有事。席郗辰看到本尊出现在面前,很是紧张,想了一会儿便说自己受家珍帮忙,想要家珍。安桀没有多想,告诉了席郗辰家珍还在待业的事情。

  家珍结束了与席郗辰的相亲之后,正饿的嗷嗷直叫之时偶遇了正在逗狗狗的朴铮。家珍成功打劫了朴铮请她吃饭,在朴铮面前吃鸡腿吃的不亦乐乎,毫无形象可言。朴铮取笑家珍在相亲对象面前装淑女,但是家珍却说自己在喜欢的人面前从来不装。朴铮看着在自己面前毫无形象大快朵颐的样子,觉得好笑又可爱。

  席郗辰办事效率极高,很快就为家珍安排了一份在律师事务所的工作。单纯的家珍不知是席郗辰帮了忙,收到面试通知非常开心,开心地抱住了朴铮。家珍面试顺利通过,找朴铮分享喜悦。在两人去吃饭的上,朴铮再次看到程静,不禁停下了脚步。家珍发现了朴铮的异样,虽然不开心,但也朴铮上前追求程静。家珍来到公司报道,殷勤地为每位同事都送上了礼物,然而作为进来的家珍,还是免不了受到非议。

  安桀与叶蔺谈话的时候正巧看到林敏与席郗辰从另一头走过来,林敏以要手表回礼的理由,要求席郗辰与自己共进晚餐,席郗辰以有事,然而林敏却并不肯放弃,席郗辰只能答应了下来。后面目睹一切的安桀没了和叶蔺谈话的心情,低落地与叶蔺道别。

  安桀梦到叶蔺和席郗辰都争着说自己是艾维斯的场景,激动地惊醒了。安桀醒来发现玉嶙发烧,连忙跑出去把席郗辰叫了过来。席郗辰细心地喂玉嶙吃了药,安抚玉嶙睡下。安桀悬着的心一放下,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席郗辰以为安桀不舒服,紧张地伸出手去探安桀的体温。席郗辰突然的身体接触让毫无防备的安桀不禁有点心跳加速。安桀忍不住出神地看着席郗辰温柔的模样,心里控制不住地把席郗辰和心里那个温柔的艾维斯再次重叠。

  清晨温暖的阳光照进安桀的房间,照在安桀和席郗辰的身上,是岁月静好一派景象。席郗辰和安桀两人在玉嶙身边守候到天亮,醒来的席郗辰看着安桀恬静温柔的睡颜,内心温暖成一滩水。能够一直看着安桀的睡颜,是席郗辰藏在心底美好的愿望。

  然而一通电话让美好的气氛立马消散。席郗辰得知叶蔺在外打人进局的消息,瞒着安桀,独自一人开车赶了过去。家珍苦苦劝说叶蔺告知打架原因,然而叶蔺死活不肯说出原因,也不肯向歉,这把家珍气得半死。席郗辰猜想叶蔺有苦衷,然而叶蔺的做法让事情进入死角,席郗辰一时也没有办法。而此时安桀通过知道了叶蔺的事情,也赶了过来。

  安桀着急地赶到局,对于席郗辰隐瞒自己的行为非常生气,安桀生气地席郗辰隐瞒自己的原因,然而席郗辰看到安桀如此紧张叶蔺,醋意大发,忍不住也冷言反驳安桀,跟安桀争执了起来。安桀想要探望叶蔺无果,只能无奈回家。

  叶蔺的经纪公司因为叶蔺闹出的丑闻召开了紧急会议,徐副总及时给出对策,公司方面开始积极地进行补救。

相关推荐